關于ZAKER 合作 加入

白小姐彩色图传密:17 歲小奶狗,壞到被禁 50 年

肉叔電影 05-27 2

壞人應該是什么樣的呢?

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里的惡警,殺人時,要放交響曲,反復抽動脖子上的關節,神經質就快要溢出屏幕。

《閃靈》中的杰克,行兇時,要披頭散發,眼睛斜視,咧嘴露牙,詭異超常。

《沉默的羔羊》中的漢尼拔,作惡時,要似笑非笑,狂妄地盯著你,邪魅得連空氣都要帶上血腥。

是的,壞人,似乎是總是面目猙獰。

但,一個根據阿根廷真實案例改編的電影,傳徹底顛覆了我的刻板印象——

原來一個連環殺手的臉,可以長成這樣!

卷曲金黃的齊肩長發,光澤垂墜,就像八十年代的芭比娃娃。大大的眼睛上,睫毛彎、翹、密、長。鼻尖精致挺拔,嘴唇唇微微嘟起,女臉嬌娃的樣子。

仔細一看,原來是男生女相??瓷先ト淳谷徊謊還眵?,少年感很清晰,很純凈。

可是眼神,很懵懂。

就是這樣一個十七歲的孩子,什么罪惡的勾當都干過 ,被捕時只有 20 歲。阿根廷民眾甚至震驚他的兇殘,驚訝他的顏值。給他冠上了 " 死亡天使 " 的封號。

我們幾乎本能地覺得,人之初,性本善。

可他,為什么就變成惡魔了呢?

抱著窺探的心態,肉叔不叨叨了,開講吧。

《死亡天使》

El ángel

布宜諾斯艾利斯,1971 年??ɡ興故歉?17 歲的青少年。天使面龐讓他得到各方寵愛。

在學校,他與拉蒙不期而遇。兩人一拍即合,偷搶殺戮,樣樣都干。

注意看,卡利托斯向下撇了兩次眼睛,

主動搭訕了拉蒙

一開場,他就在偷東西。獨自一人,明目張膽。

喏,慢條斯理地走進別人的屋子,一邊翻找東西,一邊放著音樂。他光著腳丫,在窗戶前跳舞。窗簾緩緩飄動,逆光在他身后,跟著閃動得肆意又自然。

那狀態,竟讓我想起了《阿飛正傳》中,獨自跳舞的張國榮——

自由自在,自得其樂。

看看,偷竊 。別人眼中緊張又危險的事,在他這,成了享受。

片子里有一個細節,當他正打算開走車庫中的小車,突然抬眼看見兩米遠,陽光打在一輛摩托上,油漆亮澤通透。

鏡頭一轉,他就已經騎著上路了。

風吹動著他的頭發,他揚著下巴,春風得意。

看吧,他偷一件東西,全在一念之間。任性地肆意妄為。

是的沒錯,他全程在玩。

為什么這么說呢?玩的特征很明顯。

臨時起意。

冒險犯罪,必有所圖??傷??完全就是一時興起。隨意得像夏天突然想吃個冰淇凌。

舉個小栗子。

就開片那房子,就是他游走在路邊時捕獲的 " 野兔 "。

你會注意到看他的肢體語言:

扭頭一看——

哎呦,房子不錯。嗯,進去偷。

膽兒肥。

有次,他和同伙一起去搶劫,當其他人都緊鑼密鼓地討論搶劫細節,一回頭發現,他在后座睡得正香。同伙都忍不住官方吐槽——

這家伙膽兒真肥。

細思極恐的是,他聽到這句話,就醒了。然后又快速閉上了眼睛。

當他的同伙嚇唬他:

人來了!

他演技很好地從后座彈起來,還裝作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。

同伙們哈哈大笑,以為自己的惡作劇成功了,卻不知道反被 " 將軍 " 了。

可他為什么要演戲騙人呢?

還不是因為他一點都不怕,只是覺得好玩。

還有一次,他和拉蒙一起偷首飾。

拉蒙快速抓了一把首飾塞進袋里,急促慌亂。而對比拉蒙,卡利托斯更像在逛自家的后花園?;斡浦?,他看見一對珍珠耳環——

太漂亮了。竟然忍不住戴了起來。對著鏡子,他招呼著拉蒙來看。

讓我想起了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的娜塔莉 · 波特曼

黯淡的燈光下, 圓潤光澤的珍珠在金色的卷發中若隱若現??ɡ興咕拖窀鼉碌難笸尥?,天真又帶著少女的青澀性感。

拉蒙看著鏡子里的卡利托斯,有些失神,說——

你有點像瑪麗蓮夢露。

鏡子里那兩個人,囂張、迷離,帶著說不清楚的情愫。

這兩人,后面一定 " 有戲 "。

再說回,為什么他膽子這么肥?

肉叔覺得大概是因為不知道生命的重量,死亡對他來說無關痛癢。他自然覺得很輕松。

有一次,他們夜里私闖民宅。一個老頭聽到了樓下的噪雜聲,就打開了客廳的燈。燈一亮,卡利托斯轉身打中了老頭的胸口。

當血涌動著噴出來,卡利托斯竟然回過神來,鎮定地去給門外的拉蒙卡利托斯開門。

就好像,他只是一不小心打碎了一個花瓶?!

但老頭捂著胸口坐在廁所馬桶上,痛苦不堪的時候,兩人的反應截然不同。

導演的鏡頭也特有意思:

一個門框里,兩張臉。

拉蒙。擔憂得皺起眉毛。

卡利托斯,平靜地抱著他選中的畫,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——

你沒事吧。

然后轉身離開。

那架勢,就好像在路邊看見一個自己摔倒的老太太,關心只是禮貌,而殺戮和死亡,似乎都與他無關?!

鏡頭一轉,他醒來。

注意看,老頭尸骨未寒,他床頭就掛著從老頭家搶來的畫。沒心沒肺。

轉頭,對著媽媽,他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臉,如常,宛若天使。

他穿著潔白的內褲從床上下來,體態還保留著孩童的稚嫩。床上——

卻放著一把槍。

當媽媽擔心地質問他槍的真假時,他鎮定地吧搶對準了媽媽:

如果是真槍,我怎么會這樣對著你呢?

這個 17 歲的男孩,分明在睜眼說瞎話。

而他槍口對準的,不是別人,是自己媽媽。

那一刻,你能準確感受到,扯開外表,他就是惡魔。

太匪夷所思了。

而愛人呢?他也沒放過。

沒錯,他喜歡拉蒙——

他把金銀珠寶放在拉蒙裸露的下體,他幻想和拉蒙在電視上翩翩起舞,他甚至靠在醉意朦朧的拉蒙懷里 ……

但他,也親身殺死了拉蒙。

他深知自己得不到拉蒙, 所以故意撞車,害死了醉酒的拉蒙。

那副輕而易舉的樣子,就像毀掉一件得不到的玩具。

可他為什么那么邪惡呢?

是童年陰影?還是環境所迫?有身體、心理上的疾病嗎?

通通不是。

無論是片子里的卡利托斯,還是他的原型羅貝托浦西,都不是生于殘缺的家庭。

相反,原型羅貝托浦西的父母和善,家境小康,成長過程衣食無憂。他們家還會定期去教堂,很虔誠。

小時候的羅貝托浦西還有點害羞

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他,不僅精通西班牙語、德語和英語三種語言,還會彈奏各種樂器,擅長各類運動。

他,看上去和大家沒有什么區別?;棺蓯鍬凍鎏焓掛謊男θ?。

在片子里,他會關愛流浪的可憐人,也會對著曬太陽的老人微笑。

就連他們的父母,都很疑惑他的舉動。

可是有時候,邪惡,是沒有原因的。

美國精神病學家 Martha Stout 在著作《The Sociopath Next Door》中提到:

這世界上有 4% 的人毫無良知,也是一種反社會的性格,他們做了壞事但卻不覺得罪惡,毫無社會群體意識而且缺乏道德感,他們不太接受社會習慣與規范的限制,只以自我為中心而行動。

就像片子中,卡利托斯和拉蒙一起約會雙胞胎姐妹。

當姐姐把抱在腰間的手往下伸的時候,拉蒙說:

抓緊點。

他,流露出正常少年的性萌動。

而當妹妹學著姐姐的樣子,把手往下伸的什么,你猜她摸到了什么——

兩把冰冷的槍。

是的,殺戮,對卡利托斯來說更有樂趣。

現實中,羅貝托浦西就因為好玩,犯下 11 起謀殺案、1 起謀殺未遂、17 起搶劫案、1 起強奸未遂、1 起性虐待罪、2 起綁架罪和 2 起盜竊罪。

他故意開車撞向工地,自己毫發無傷,丟下同伴,不治身亡。

槍殺害了另一個同伙,用火焰噴槍燒毀了他的臉。但警察在被害人口袋中找到了他的身份,很快就抓到了當時剛過 20 歲 2 周的羅貝托浦西。

影中也還原了這個情節

被害人口袋中留下的身份,也說明了羅貝托浦西并不是處心積慮地隱瞞犯罪?;俚敉锏牧?,可能僅僅只是因為樂趣。

就連毫無威脅的嬰兒,這個惡魔也沒有放過——

照殺。

被捕的時候,羅貝托浦西對著鏡頭囂張地笑。

在羅貝托入獄之后,至今仍不承認他的罪行,也不愿認錯。

根據阿根廷的法律,刑期滿 35 年,即可申請假釋。因此從 2008 年開始,羅貝托便年年申請假釋,但均被法院駁回。

但他,作為阿根廷最臭名昭著的殺人犯,也是該國服刑最久的罪犯。(從 1972 年被捕,已在監獄里待了 47 年。)很可能成為阿根廷史上第一個被關至死的囚犯。

上圖為電影中的卡利托斯,下圖為原型羅貝托

在獄中的老年羅貝托

當這位犯下累累罪行的罪犯被捕時,他竟然在跳舞。

片子里,導演也很好地重現了這個細節。

和開場的舞蹈呼應,卡利托斯穿著紅艷艷的衣服還是漫不經心的跳舞,而他不知道的是——

房子外面,有多少槍口,正對準著自己。

畢竟,再好看的惡魔,也只披著人形皮囊而已。

編輯:意安安

以上內容由"肉叔電影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
相關閱讀

最新評論

沒有更多評論了